<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cite><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ins id="d1lvx"><span id="d1lvx"><var id="d1lvx"></var></span></ins>
<cite id="d1lvx"></cite>
<ins id="d1lvx"><span id="d1lvx"><cite id="d1lvx"></cite></span></ins><var id="d1lvx"></var>
<var id="d1lvx"></var>
<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menuitem id="d1lvx"></menuitem></video></cite>
<var id="d1lvx"></var><var id="d1lvx"></var><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var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var>
<var id="d1lvx"></var><ins id="d1lvx"></ins>

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筆下文學 >> 女鬼哪里跑 >> 【番外.小道士篇】燈火闌珊處(二)

【番外.小道士篇】燈火闌珊處(二)

“為什么?”小道士嘆道:“因為他愛你??!”

“因為愛我,所以不愿娶我?”劉美人苦笑:“十幾年了,我想過無數次,問過無數次,可我做夢都夢不到,竟會得到這樣的一個答復?!?/p>

“因為愛我,所以不愿娶我?呵呵,這真是世上最大的笑話!”

小道士正色說道:“不,一點都不可笑?!?/p>

“兩年前,我還不懂??傻搅爽F在,我卻明白了?!?/p>

“愛,有時不是要占有,而是要舍棄。因為太愛你了,所以想讓你過得最好。如果放手對你最好,那就放手?!?/p>

劉美人嘶聲叫道:“不,跟我在一起,擁有我,對我來說,這才是最好?!?/p>

小道士嘆道:“醉道人跟我說過,他配不上你。你那么美,他就是個武夫;你知書達禮,他大字都不識幾個;你溫柔賢淑,他卻是個浪子,習慣四海為家。他覺得,你應該要找他一個更好的,要遠遠好過他的人,做你的丈夫?!?/p>

劉美人流著淚,喊道:“這個重要嗎?我一直知道他是個什么樣的人,我愿意接受他所有的一切。我不在乎這些?!?/p>

小道士搖頭:“可他在乎!你和他本就是活在兩個不同天地里的人,彼此性情、生活習性相差太遠。因為愛,或許你一時會接受他,但你不能因為愛,一世接受他?!?/p>

劉美人搖頭:“不,你錯了,他錯了?!?/p>

“我愿意接受他,那是因為我欣賞他。他舉止是不文雅,他是不通多少文墨,可我欣賞他的直爽。對一個女人來說,知道一個男人真心愛她,愿意保護她,這就夠了。別的,真的沒那么重要?!?/p>

小道士沉默了一下:“一生太長,一個人的愛可能很短?!?/p>

劉美人苦笑:“已經過去十幾年了,我對他的愛,可曾減過半分?”

“再說,這個世上,女人跟男人不一樣的。男人可以愛上很多女人,可以擁有很多女人??膳瞬恍?!只能把自己交給一個男人,陪他過這一生。既然嫁給誰都要過這輩子,那嫁給自己喜歡的男人,難道還過不了一輩子?”

小道士啞口無言。

想了想,他爭辯道:“你要明白,以醉道人的性子,定不會接受你劉家的施舍,在劉家住下來。說不得,你便要陪他四處飄泊。我深知這其中的苦楚。你是大家閨秀,從小錦衣玉食,你不會習慣那種日子?!?/p>

劉美人凄然說道:“我不會喜歡,我不會習慣,這都是他以為的。請問,他有問過我嗎?”

這女子,忽然爆發了,她怒道:“什么都是他自己想的,他一個人在那胡思亂想,他何曾跟我說過這些?”

她伸手,指著這花園,指著花園外的這片宅子:“這里,是不是很精美,住在其中,是不是會很舒服?”

“可這世上有誰知道,在我眼里,這里,就是一個牢籠,一個精美的,將我死死困在其中,讓我無法呼吸,無法動彈的囚籠?!?/p>

“我在娘家十九年。自從我十歲以后,整整九年,我踏不出這個囚籠。然后我出嫁,再進了夫家那個囚籠。知道嗎?二十七年了,我唯一一次獨自外出,在外面自由地呼吸,就是那次元宵佳節,我一個人偷偷地跑了出去,在街上遇上了他?!?/p>

“二十七年,只真正外出過一次。這種生活,誰能想象!”

小道士失聲驚叫道:“這怎么可能?”

劉美人慘笑:“呵呵,我劉家早已失去了祖上的榮光,不就靠我這小女子,來掙回一些顏面。既然我夫家人人都知道,我貞節自守,從不出家門半步,那我就只能永遠不出家門半步?!?/p>

“知道嗎?從小到大,我有多么渴望能打破這牢籠,我瘋了似地渴望逃離出去??蓜e人隨隨便便就能得到的自由,對我來說,就是個奢望!”

“直到他來了。他對我劉家滿門上下,有活命之恩。我爹爹素來重恩,看出了他對我的喜歡,這才愿意將我許配給他。不然,我一個未出閣的大家閨秀,哪可能會貼身照顧他?”

“我喜歡他,不只是感念他的大恩,欣賞他的性情,我更渴望的,是隨他浪跡天涯!那時我以為,自己可以自由了??山Y果,一夜之間,他不告而別,從此杳無音訊?!?/p>

“我毫無辦法,只能聽從家里的安排,嫁進了一戶官宦人家。從一個囚籠,跳進了另一個囚籠!”

“這,就是他的自以為是!”

“呵呵,他都有勇氣逃跑,他為什么就沒勇氣,問我一句,問我,愿不愿意跟他一起跑?”

劉美人淚如雨下:“只要問我一句,我和他的命運,哪會像現在這般凄苦!”

“我和他,又哪里會這樣,一人情傷,一人心死!”

劉美人眼中的淚,不停滾落。她伸手,接住幾滴淚,將它滴在了那腰牌上。

小道士終忍不住,說:“醉道人其實很后悔,流浪了幾年后,他終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思?!?/p>

“那他為什么不來找我?”劉美人哭喊道。

小道士長嘆:“他有來過揚州,有找過你,可惜,你已嫁了人?!?/p>

“哈哈,哈哈,”劉美人對著腰牌哭道:“你我今生,終究無緣??!”

小道士眼中滾落幾滴淚。

哭夠了,劉美人拿起腰牌,深深地看了幾眼,轉過頭,將它遞給小道士:“謝謝你今晚過來,告訴我,他不娶我,是因為愛我?!?/p>

“愿來生,我和他再結緣。那時,我和他會大膽地說出,那個‘愛’字?!?/p>

小道士嘆道:“以后嘞,你怎么辦?”

“我,”劉美人搖頭:“我會繼續呆在我的囚籠里,在心里回味著我和他的愛,還有遺憾,直到死去。至于別的,我還能怎樣?”

“夜已深,你,請回吧!”

“哎!”小道士長長一嘆。

他還能說什么,還能做什么?

離別時,小道士回頭,看到燈籠下,那凄美的女子,曼聲吟道: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喜歡女鬼哪里跑請大家收藏:(www.9411788.com)女鬼哪里跑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女鬼哪里跑最新章節 - 女鬼哪里跑全文閱讀 - 女鬼哪里跑txt下載 - 談笑書的全部小說 - 女鬼哪里跑 筆下文學

猜你喜歡: 王牌探長坑妻忙、拼婚之法醫獨占妙探妻、六感、我是女先生、高冷陰夫好霸道、龍骨焚箱、跟鬼走、致命圓桌、末世推倒攻略、破云、神探事件簿、三線輪回、二十八樓電梯員、白伏詭話、穿越之大宋女提刑官、我來了,你怕了嗎?、鬼夫臨門:纏上小娘子、陰婚不散:財閥老公是只鬼、鬼都怕我、蛇骨、見鬼了、殤戀陰陽劫、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特殊案件調查組、冥婚厚愛、歡迎來到噩夢游戲
完本推薦: 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全文閱讀、青春制暖全文閱讀、隱婚老公,老婆你好!全文閱讀、公主饒命GL全文閱讀、穿成總裁前女友全文閱讀、末世大回爐全文閱讀、清宮寵妃全文閱讀、星際雌蟲穿成鄉村哥兒全文閱讀、可憐為師死得早全文閱讀、武動乾坤全文閱讀、絕寵妖妃:邪王,太悶騷!全文閱讀、綠了以后我重生了全文閱讀、地府大佬在娛樂圈全文閱讀、吻安,法醫嬌妻全文閱讀、本宮絕色無雙(快穿)全文閱讀、無相進化全文閱讀、傾城絕寵:太子殿下太撩人全文閱讀、焚天之怒全文閱讀、我給男配送糖吃(快穿)全文閱讀、敗給喜歡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大明海殤、世子無賴、冥冥之中喜歡你、我成了一條錦鯉、退后讓為師來、重回1981:蜜戀學霸小軍嫂、伊庇魯斯的鷹旗、我真沒想出名啊、空間之仙路逍遙、琴音仙路、花瓶影后:隱婚老公,舉高高!、強勢歸來:莫總,狠狠抱!、閃婚厚愛:誤惹天價老公、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動、武傲九霄、特種兵之種子融合系統、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嫡子很毒、英雄聯盟之仙魔爭鋒、寄生謊言、萬界之從巨蟒開始、快穿:她就是金手指、無敵從當皇帝開始、寒天帝、穿而復始[綜]、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親愛的鯨、大佬退休之后、武神天尊、驚世醫妃,腹黑九皇叔

女鬼哪里跑最新章節手機版 - 女鬼哪里跑全文閱讀手機版 - 女鬼哪里跑txt下載手機版 - 談笑書的全部小說 - 女鬼哪里跑 筆下文學移動版 - 筆下文學手機站

阳江| 周口| 吐鲁番| 潍坊| 顺德| 温州| 玉环| 遂宁| 金昌| 长垣| 丽江| 巴中| 抚州| 铜仁| 娄底| 铁岭| 寿光| 陇南| 十堰| 汕头| 韶关| 丽江| 灌云| 青州| 景德镇| 济南| 绵阳| 嘉峪关| 海门| 安岳| 如皋| 扬州| 运城| 永康| 潮州| 天门| 平凉| 五家渠| 毕节| 益阳| 黑河| 甘孜| 灵宝| 芜湖| 湘潭| 桐乡| 六盘水| 东台| 浙江杭州| 澳门澳门| 襄阳| 韶关| 铁岭| 日土| 滨州| 汉中| 清远| 固原| 海西| 邵阳| 莱州| 石狮| 烟台| 吴忠| 宁夏银川| 上饶| 攀枝花| 绥化| 西藏拉萨| 张家界| 丽水| 沧州| 喀什| 中山| 黄石| 济宁| 日喀则| 沭阳| 沛县| 自贡| 贺州| 襄阳| 营口| 鄂尔多斯| 日土| 辽源| 绥化| 安阳| 黄冈| 延安| 吉林长春| 扬中| 黔西南| 邳州| 公主岭| 安徽合肥| 澳门澳门| 阿里| 宜都| 武夷山| 固原| 仙桃| 定西| 朝阳| 南平| 吕梁| 蓬莱| 蚌埠| 大庆| 馆陶| 红河| 定州| 咸阳| 邹城| 定安| 昭通| 孝感| 江门| 芜湖| 南通| 铜陵| 乌兰察布| 内蒙古呼和浩特| 商丘| 石河子| 唐山| 青州| 宜都| 琼中| 广汉| 大丰| 抚州| 姜堰| 黔东南| 通辽| 汝州| 乌兰察布| 鹤岗| 鹤壁| 山西太原| 安阳| 抚顺| 白沙| 商丘| 湖南长沙| 梅州| 鸡西| 山南| 仁怀| 芜湖| 昭通| 大丰| 湖北武汉| 黄山| 遂宁| 塔城| 达州| 澄迈| 大理| 佛山| 广州| 河池| 宜昌| 牡丹江| 汕头| 吉林长春| 新乡| 浙江杭州| 偃师| 仁寿| 莱州| 青海西宁| 梅州| 湘西| 南平| 单县| 潍坊| 包头| 普洱| 楚雄| 阿拉善盟| 新疆乌鲁木齐| 牡丹江| 图木舒克| 三沙| 江门| 琼海| 燕郊| 临沧| 衡水| 洛阳| 德清| 铁岭| 博尔塔拉| 宁德| 齐齐哈尔| 昌吉| 大同| 招远| 巴中| 长治| 临猗| 淮安| 白沙| 荆州| 日土| 基隆| 琼中| 桂林| 福建福州| 漳州| 吉林长春| 长治| 汉川| 扬中| 明港| 靖江| 临沂| 义乌| 阿拉尔| 山西太原| 桂林| 延边| 江苏苏州| 仁怀| 驻马店| 黑河| 遵义| 伊犁| 大连| 陕西西安| 玉溪| 绍兴| 永州| 临汾| 珠海| 金华| 泰兴| 五家渠| 保定| 安庆| 河南郑州| 平凉| 和田| 醴陵| 沧州| 怀化| 东莞| 馆陶| 东台| 莱芜| 昆山| 铜川| 株洲| 简阳| 辽宁沈阳| 诸暨| 上饶| 赣州| 七台河| 石河子| 垦利| 广西南宁| 洛阳| 涿州| 泰兴| 厦门| 娄底| 东海| 博罗| 德州| 东台| 包头| 启东| 龙岩| 佳木斯| 许昌| 淄博| 大兴安岭| 芜湖| 淮安| 诸城| 宁波| 克拉玛依| 深圳| 东莞| 通辽| 济宁| 巴中| 长葛| 延安| 阿里| 台北| 河北石家庄| 蓬莱| 潍坊| 泉州| 酒泉| 雅安| 库尔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