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cite><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ins id="d1lvx"><span id="d1lvx"><var id="d1lvx"></var></span></ins>
<cite id="d1lvx"></cite>
<ins id="d1lvx"><span id="d1lvx"><cite id="d1lvx"></cite></span></ins><var id="d1lvx"></var>
<var id="d1lvx"></var>
<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menuitem id="d1lvx"></menuitem></video></cite>
<var id="d1lvx"></var><var id="d1lvx"></var><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var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var>
<var id="d1lvx"></var><ins id="d1lvx"></ins>

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筆下文學 >> [HP]馬爾福有個大秘密 >> Chapter.112 魔法部(上)

Chapter.112 魔法部(上)

“魔法部祝您今晚愉快?!焙翢o感情的女聲說道。

電話亭的門打開的瞬間,從最后一個叫進去的阿斯托莉亞到第一個進去的哈利都像是從里面噴了出來。

大廳里一個人都沒有,只有黃金噴泉中噴出的潺潺的流水。

羅恩擔心地摸了摸自己的腦殼有沒有變成方的,哈利已經急不可耐地往大廳安檢臺跑去,“來這邊?!?/p>

安檢臺沒有一個安保人員,他們直接穿了過去,然后跑到了升降梯前。

德拉科東張西望了半天,確定大廳里真的一個人都沒有,頓時有些失望也有點不安。

哈利按開了電梯之后,這次所有人都輕松地走了進去,這里比剛剛那個電話亭寬敞多了。

哈利瘋狂地按‘地下九層的按鈕,柵欄砰地一聲關上之后,電梯發出卡塔卡塔刺耳的響聲。

赫敏有些擔心會有安保人員發現它們,然而直到他們來到地下九層也沒有出現什么其他人。

“神秘事務司?!彪娞堇锶耘f是那個冷漠的女聲,柵欄門唰啦啦自動打開了。

哈利迫不及待地第一個走了出去。

這是一條陰森的走廊,除了幾個昏暗的火把閃爍不定之外,什么也沒有,也沒有什么聲音。

“我們走?!惫蛔杂X放低了聲音,領著大家向前走去,這條走廊他仿佛來過了幾百次,他在夢中一直穿過這里,然后來到那扇樸素的黑門前。

黑門如今就在面前了。

德拉科忽然緊張起來,也許盧修斯他們就在門后等著,或者也可能伏地魔親自來了……

在離門還有不到六英尺的地方,哈利卻忽然停了下來:“好了,大家聽著,也許我們應該留幾個人在這兒……呃,望風,還有……”

“得了吧,你說要救人不管不顧地跑來,我們都到這兒了,你以為會有人愿意在外面等著?”德拉科往前走去。

“我不是說你……”哈利有些氣德拉科拆臺。

“我們也不會留在外面的?!绷_恩斬釘截鐵地說道。

“何況就算發現了什么情況,在外面的人又要怎么通知你?”金妮揚起眉毛說。

扎比尼贊同道:“我聽說神秘事務司可不是只有一間辦公室的?!?/p>

“與其前后分成兩撥走,還不如現在就一起進去?!卑⑺雇欣騺喴舱f,“誰知到里面都有什么在等著我們呢?”

大家說著話點著頭紛紛越過了哈利,停在黑門前回過身,德拉科說道:“一起走嗎,我的救世主?”

哈利憤憤地走過去,有點惱羞成怒地說道:“別那么叫我?!?/p>

說著,哈利停在了門前,門上沒有把手,他伸出手想去推一下試試,可他還沒碰到門,門就忽然打開了。哈利楞了一下就毫不猶豫地邁過了門檻,德拉科緊隨其后,其他人也跟著走了進去。

這是一間巨大的圓形屋子,放眼所有能看見的東西都是黑色的,天花板、地面、以及天花板和地面之間那些一模一樣、完全沒有標記也沒有把手的黑色的門。

一些藍色的火苗在墻壁上發出詭異的光芒,倒映在黑得發亮的地板上,倒像是以往黑色的池水。

哈利嘟噥道:“請最后進來的人把門關上?!?/p>

納威照他的話做了,結果失去了走廊里照進來的光源,房間里一瞬間黑得只能看見明明沒有風卻不斷搖曳的藍色火苗以及地板上它們可怕的倒影。

適應了好一會兒,他們才又能看清周圍的環境。然而哈利記得在他夢中他始終是毫不猶豫地走過這間屋子進入正對面的那扇門??墒乾F在,這里有十二扇門。

“我們進哪一扇?”德拉科問道。

哈利盯著離他們最近正前方的幾扇門不確定地說道:“應該是這里面的某一扇吧?”

然而話音未落,忽然包括他們進來的那扇門在內所有門漂浮了起來,在房間里毫無規律地移動起來,并且移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很快地就再沒人能看清到底哪扇門是哪扇門了。

“我們待會兒該怎么出去?”納威小聲問道。

羅恩也不自覺小聲答道:“這可能就是他們的目的了,讓你不知道要去哪也不知道怎么出去……”

“先別管這些了,”哈利焦急地說道,“在找到西里斯之前,我們還不需要出去?!?/p>

“可別大聲喊他的名字啊?!焙彰暨B忙說道。

哈利狠狠地白了她一眼:“我當然知道?!?/p>

“那我們現在應該進哪一扇門呢?”羅恩問道。

“在我的夢里,我進了地下九層走廊盡頭的這扇門之后,就是這件漆黑的屋子,然后我徑直穿過一扇門,進入了一個閃閃發光的屋子……”哈利回憶道,“我們試一試,進去了我就知道該怎么走了?!?/p>

哈利說著,就朝著他正前方最近的那扇門走去,其他人立刻跟了上去。

來到了門前,哈利抬手就向門推去。

“小心?!钡吕苿倎淼眉罢f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哈利已經輕輕松松地把門推開了。

“怎么了?”

“呃……沒事,大家都拿好魔杖?!?/p>

“走吧?!?/p>

這是一間過分明亮的白色屋子,金色的吊燈從純白的天花板上垂下來,吊燈發出明亮的白色光芒。屋子里空蕩蕩的只有正中央有一個巨大的盛滿墨綠色液體的玻璃水箱,許多白色的東西在里面輕盈地游來游去。

“這是什么東西?”羅恩忍不住問道。

離他最近的扎比尼搖了搖頭說:“不知道?!?/p>

“是魚嗎?”金妮好奇地問。

“阿卡危蛆!”盧娜興奮地喊出了一個德拉科從來沒聽過的生物名字,“爸爸說魔法部里秘密飼養……”

“不對,這是大腦?!焙彰粼谒淝鞍欀颊f道。

阿斯托莉亞也盯著水箱,有點惡心地說道:“它們像活的一樣……”

“活的?”納威吃驚地說,就見那些腦子底部細細的血管像觸手一樣伸出來,輕盈地撥動著水讓它們肆意游走。

即便是對德拉科他們這樣從小生活在巫師界的人來說,這樣的場景也足夠詭異了。

“他們是怎么把這些腦子飼養起來的……?”納威牙齒有點打顫地問道。

“難道關鍵不是為什么會有人要飼養腦子?”羅恩已經厭惡地退得離水箱遠遠地。

“好了,這不重要,這不是我們要找的地方?!惫浦沽诉@場對話再進行下去,“我們回去,試試別的門?!?/p>

德拉科也不想再待在這個房間里,他率先走出了房間,大家跟著他魚貫走出,回到了最初那個圓形的黑色房間里。

哈利左右看了看,這些門實在是沒有什么差別,他隨意挑選了一扇就走了過去。

“等一下!”赫敏在盧娜正要關閉那個游著大腦的房門的時候忽然叫道。

盧娜嚇了一跳,所有人都回頭看去。

“標記顯現!”赫敏用魔杖在半空中畫下一個‘x’,火紅的標記立刻出現在了門上,“好了,關上吧?!?/p>

盧娜依言關上了門,果然,房間里的門再次漂浮了起來,毫無規律地飛快交換著位置。等它們再次停下來的時候,哈利已經找不到原先想要進入的那扇門了,但他們剛剛出來的那扇門仍然燃燒著火紅的‘x’標記。

“做得好!”哈利贊嘆道,“那么,我們就繼續試下一扇門吧……”

哈利這次也懶得挑選了,他隨意走到了最近的一扇門前,舉著魔杖推開了它。

這是一個有點昏暗的方形房間,比剛剛那個房間要大一些,中間凹陷下去,大約有二十英尺深。周遭都是石頭臺階,就像審判室的那些看臺一樣,最下面房間的中心是一個凸起的寬闊石臺,上面立著一個十分古老的拱門,破爛不堪,周圍也沒有墻壁,只有拱門孤零零地立在那里。一幅破破爛爛的黑色帷幔掛在拱門上面,盡管房間里沒有一絲風,可帷幔卻在輕輕地擺動。

仿佛有竊竊私語的聲音。

德拉科皺起眉來。

“誰在那兒?”哈利已經飛快地從石階上跑下去,“西里斯?”

“等等……”德拉科只得追了下去。

仿佛有人在帷幔后面,或者是拱門的另一側,可是繞到背后去看,那里卻什么人都沒有,只能看到破爛的拱門和黑色帷幔的另一面。

“我們走吧,”赫敏喊道,他們其他人只下到石階的一半,“應該不是這間,我們走吧!”

赫敏聽上去有些焦急,那個拱門給她的感覺非常非常不好。

可是在哈利看來,這扇拱門雖然古老卻看上去有一種很獨特的美,就連那飄動的破爛帷幔,似乎也在吸引著他。

“這到底是……”德拉科也覺得拱門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吸引力,讓他有一種想穿過它看看的沖動。忽然他身子一動,但很快又反應過來,警醒地看著那扇拱門,走到了哈利身邊。

“怎么回事?”羅恩也從臺階上下來了,“這門有什么不對嗎?”

“有個人在后面小聲說話,”哈利往旁邊走了幾步,還是盯著帷幔,“他在說什么……”

——你…事的……

——…會沒…的…波……

——…沒事的…特……

——你會沒事的,波特……

“德拉科?”

“嗯?”德拉科忽然聽到哈利叫自己,本來打算往另一邊看看的又轉過身朝他走去,“怎么了?”

——你一定會沒事的,波特……除你武器?。?!

——阿瓦達索命!

“德拉科?。?!”哈利忽然撕心裂肺地大叫著跳起來就要往拱門沖。

在哈利前面一點正探頭探腦謹慎地查看拱門的羅恩被哈利這么突如其來地一撞,差點飛出去。

德拉科連忙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哈利,“我在這兒!醒醒??!”

“德拉科?”哈利眨了眨眼睛,似乎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是的,我在這兒?!钡吕瓢櫭?,“你聽見什么了?”

“你也聽見了?”哈利徹底清醒了過來,反手抓住德拉科的胳膊,“伏地魔要殺你!”

“這還是什么新聞嗎?”德拉科撇了撇嘴。

“不,我聽見你和他似乎在交戰,他用了索命咒,你竟然是繳械咒???!”哈利激動地說。

“哈?”德拉科嘴角抽了抽,“我覺得這比較像你才會有的行為?!?/p>

“呃……”

“好了,我估計這個門被下了什么迷惑人的咒語,”德拉科說,“我聽到的和你不一樣?!?/p>

“你聽到了什么?”哈利問道。

德拉科皺了皺眉,困惑地說道:“我聽到的聲音很混亂,好像有人在大笑,還有很多人在道歉,好像有人在喊你的名字,好像你已經死了一樣……我差點就過去了?!?/p>

“我剛剛……好像你就要被伏地魔……”哈利住了口,“這門也許就是會展現出我們最害怕的事發生,我剛剛真是嚇壞了……”

“走了走了走了,”在旁邊聽了半天發現這兩個人竟然莫名其妙突然開始秀恩愛的羅恩不耐煩地說道,“你們可以把情話留到只有你們兩個人的時候慢慢說?!?/p>

哈利有點不好意思,連忙跟上了羅恩。然而在走出這個房間之前,德拉科忍不住又回身看去。

你會沒事的,波特……

只要我死了……

※※※※※※※※※※※※※※※※※※※※

又是一年開學日!大家上列車了嗎!

喜歡[HP]馬爾福有個大秘密請大家收藏:(www.9411788.com)[HP]馬爾福有個大秘密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HP]馬爾福有個大秘密最新章節 - [HP]馬爾福有個大秘密全文閱讀 - [HP]馬爾福有個大秘密txt下載 - 林夕隱的全部小說 - [HP]馬爾福有個大秘密 筆下文學

猜你喜歡: 重生七十年代:軍嫂,有點田、我剪的都是真的[娛樂圈]、愛情高級定制(原名戀愛才是正經事)、懷孕后她逃跑了、重生之拯救大佬計劃、葉深時見鹿、聽說我是啃妻族[快穿]、我的老公是忠犬、玄學大師的悠閑生活[古穿今]、初戀幾分甜、你是遲來的歡喜、他的小仙女、重生之幸福豬小妹、你聽起來很好睡、黑帝99次寵婚:寶貝,別害羞、小甜蜜、畫怖、六零美食養家記、妖怪公寓、愿者上鉤(GL)、嬌妻狠大牌:別鬧,執行長!、回到恐龍時代!、動物園聊天群、九十年代交易所、重生異能商女:軍少,別亂撩、禽意深深:染指小萌妻
完本推薦: 小躁動全文閱讀、元帥他不同意離婚全文閱讀、?;ㄖN身高手全文閱讀、武動乾坤全文閱讀、炮灰原配逆襲手冊[快穿]全文閱讀、(穿書)黑蓮花攻略手冊全文閱讀、嬌妾成嫡妻全文閱讀、激戰女神全文閱讀、大佬成了我三歲兒子[穿書]全文閱讀、權臣之妻(重生)全文閱讀、帝少放肆寵:天價閃亮小萌妻全文閱讀、大貓總裁的婚后日常全文閱讀、愛豆和殘疾總裁官宣了全文閱讀、驚覺相思不露,原來只因入骨全文閱讀、絕寵妖妃:邪王,太悶騷!全文閱讀、我是大反派[快穿]全文閱讀、他的小仙女全文閱讀、給六扇門大佬遞煙全文閱讀、萬歷駕到全文閱讀、鑒罪者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婦、戰錘神座、神秘老公的重生嬌妻、全能Siri、異世界的魔王大人、掛王饒命、出生在庵堂里的女人、跨越時間線、揚天、隋唐大猛士、醫武兵王俏總裁、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六零彪悍人生、重生大富翁、驚世醫妃,腹黑九皇叔、人間最強兵、大秦帝國崛起之逆轉國勢、都市少年醫生、抗戰之戰神李云龍、我變成了一只雄獅、咫尺之間人盡敵國、從拯救咖啡店開始、顫抖吧,渣爹、抗日之全能兵王、疾控檔案、艦載特重兵、我真是風水大師、[綜]云夢的魔性之旅、五零俏花媳、大千界域

[HP]馬爾福有個大秘密最新章節手機版 - [HP]馬爾福有個大秘密全文閱讀手機版 - [HP]馬爾福有個大秘密txt下載手機版 - 林夕隱的全部小說 - [HP]馬爾福有個大秘密 筆下文學移動版 - 筆下文學手機站

黔南| 大庆| 鄢陵| 曲靖| 平凉| 西藏拉萨| 湘西| 中山| 济宁| 九江| 昆山| 忻州| 宿迁| 宁德| 绥化| 怀化| 襄阳| 泰州| 深圳| 唐山| 开封| 五家渠| 安顺| 崇左| 亳州| 新余| 晋江| 台南| 乳山| 宁国| 保亭| 百色| 包头| 杞县| 河池| 包头| 盘锦| 漯河| 泰兴| 湛江| 启东| 安庆| 大连| 天门| 白银| 韶关| 图木舒克| 铜陵| 肇庆| 高雄| 伊春| 莒县| 泗阳| 娄底| 玉林| 东阳| 昭通| 南京| 馆陶| 克孜勒苏| 广元| 清徐| 伊春| 青海西宁| 内蒙古呼和浩特| 大连| 瓦房店| 陕西西安| 大庆| 山西太原| 金华| 鹤壁| 漯河| 蚌埠| 朝阳| 台北| 湖北武汉| 靖江| 台山| 保定| 抚州| 安吉| 滨州| 辽宁沈阳| 河源| 五指山| 灵宝| 海北| 中卫| 燕郊| 辽宁沈阳| 阳江| 仁寿| 新乡| 仁怀| 定安| 驻马店| 宣城| 防城港| 福建福州| 陇南| 台中| 黄南| 四川成都| 达州| 十堰| 大同| 溧阳| 黔东南| 广安| 图木舒克| 昭通| 云浮| 宝鸡| 启东| 枣庄| 禹州| 延安| 贺州| 如东| 牡丹江| 深圳| 石河子| 包头| 嘉善| 榆林| 馆陶| 迪庆| 许昌| 吉林| 亳州| 苍南| 白山| 常州| 三门峡| 乐平| 香港香港| 沭阳| 吴忠| 三沙| 琼海| 济宁| 永康| 芜湖| 平凉| 益阳| 济宁| 高雄| 厦门| 三沙| 揭阳| 黄山| 亳州| 桂林| 甘孜| 南平| 南通| 石河子| 白城| 博尔塔拉| 晋江| 陇南| 昌吉| 乐清| 灵宝| 库尔勒| 巴中| 长垣| 白沙| 金昌| 蚌埠| 宣城| 昆山| 萍乡| 台湾台湾| 禹州| 肥城| 甘肃兰州| 德州| 项城| 珠海| 山南| 惠州| 平凉| 玉溪| 蚌埠| 邳州| 台南| 荣成| 昌吉| 锦州| 河池| 许昌| 安徽合肥| 琼中| 宣城| 聊城| 广西南宁| 吐鲁番| 迪庆| 海宁| 昭通| 扬中| 哈密| 天水| 灌云| 遵义| 桂林| 安徽合肥| 凉山| 曲靖| 广汉| 博尔塔拉| 宝应县| 威海| 阿拉善盟| 马鞍山| 潜江| 衢州| 乌兰察布| 济宁| 驻马店| 那曲| 慈溪| 安岳| 嘉峪关| 安阳| 嘉峪关| 莱芜| 泸州| 秦皇岛| 澳门澳门| 澄迈| 乐山| 淮北| 南充| 肥城| 常德| 芜湖| 巴彦淖尔市| 遂宁| 达州| 黔东南| 巴音郭楞| 黄石| 乐清| 海南| 甘孜| 高密| 龙口| 仁寿| 金昌| 常州| 盘锦| 黔东南| 神木| 基隆| 莱芜| 洛阳| 濮阳| 陕西西安| 黄石| 灵宝| 宁波| 基隆| 江西南昌| 雅安| 涿州| 恩施| 安徽合肥| 龙岩| 昭通| 德州| 九江| 淮南| 运城| 台南| 沛县| 石嘴山| 阿克苏| 宜昌| 内蒙古呼和浩特| 肇庆| 韶关| 阿坝| 湛江| 和田| 海西| 嘉峪关| 揭阳| 鹤岗| 乐平| 泸州| 东阳| 仁怀| 文昌| 五家渠| 邵阳| 邳州| 海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