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cite><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ins id="d1lvx"><span id="d1lvx"><var id="d1lvx"></var></span></ins>
<cite id="d1lvx"></cite>
<ins id="d1lvx"><span id="d1lvx"><cite id="d1lvx"></cite></span></ins><var id="d1lvx"></var>
<var id="d1lvx"></var>
<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menuitem id="d1lvx"></menuitem></video></cite>
<var id="d1lvx"></var><var id="d1lvx"></var><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var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var>
<var id="d1lvx"></var><ins id="d1lvx"></ins>

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筆下文學 >> 帝臨星武 >> 第295章 無題

“嗖……”

四條黑狼甫一恢復就擺動身軀,以極快的速度劃破虛空,龐大的身軀以與其毫不相符的速度朝著二哈追去,在空中拖出一道道黑影。

尚未激活的強橫血脈,縱然是憑借著那一絲的本能釋放出來了一瞬間,它們四個猝不及防之下中招使得二哈逃走。

也正是因此,它們才是堅信,二哈絕對不可能短時間內再次使用。

不過為了謹慎起見,它們四個卻是有意的拉開了距離,兩兩一組朝著二哈撲去。

縱然是猜到了一些二哈的作用和嘯月天狼的打算,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它們的動作也是變得越發的輕柔了起來。

若是真的像它們想的一般,那這小狼的每一滴血都是寶貴的不行,怎么能夠浪費。

眨眼之間,四條黑狼便是到了二哈的身后,兩條黑狼率先沖上,巨大的爪子朝著二哈抓落。

至于另外的兩條卻是更進一步竄到了叢林的邊緣,提前封鎖了二哈的后路。

前有二狼堵路,后有二狼探爪,往前跑,勢必和那前面的兩只狼碰上,不跑則是被直接抓住。

以如今二哈的實力不管怎么看,若是不能再度激發血脈之力,這都是一個危局,根本沒有逃脫的可能了。

四條黑狼再次將二哈給圍困住,只是這一次,四條黑狼將距離給拉開,防止再次被二哈不知道什么時候就爆發的血脈之力給一網打盡。

二哈面對這樣的情況,卻是出人意料的,不對,是出狼意料的,二哈眼珠一轉,帶著三把圣火的腦袋飛速的上下晃動了一下,鼻翼扇動,對于身后那即將臨身的狼爪視而不見,竟然是直接蹲坐在了原地。

不僅不跑了,反而是趾高氣揚的抬著頭對著這四條黑狼吼叫了起來。

“嗷嗚嗷嗚……”

稚嫩的吼聲之中帶著無盡的挑釁之意,加上那非常欠打的臉,四條黑狼臉頰一抽,就要上前將二哈給制住。

反正這二哈也是被利用的命,抓住以后先炮制一番再說。

之前一直沒有猜到嘯月天狼大人的用意,所以這四條黑狼對待二哈那叫一個畢恭畢敬,被指揮著干了不少丟狼的事。

想著這些,后面兩只黑狼出爪的速度更快了一些,甚至連那露出來了獠牙都是洋溢著歡快的感覺。

“四只小狗,也敢伸爪?!”

一道暴喝聲忽然從叢林深處傳來,一道黑衣身影從叢林深處奔跑過來,那響徹天際的暴喝聲瞬間便是吸引了四條黑狼的注意。

但是感受到那人身上散發而出的屬于虛丹境的氣息,四條黑狼只是懶洋洋的看了林凡一眼之后就不再理會。

區區一不知死活的虛丹境人族,雖然速度不錯,不過也就那樣了,之后隨手料理了就是。

“死!”

看著那絲毫不把自己放在心上的黑狼,林凡身軀猛然膨脹了一些,銀白色的星力在全身上下涌現,整個人化作了一道星光,以極其蠻橫的姿態在一瞬間便是到了那蹲守在叢林邊緣的兩條黑狼身旁。

沒有過多的言語,只是快速的揮舞雙拳,雙拳擊出,沒有攜帶一絲的拳風,白生生的拳頭顯得軟綿綿的。

“嘭!”“嘭!”

兩條黑狼只是感覺一個扭頭的功夫,就看到林凡徒然出現在它們面前,朝著它們揮拳。

在它們的眼中,這雙拳軟綿綿的雖然沒有感受到什么威勢,但是一股危機感卻是猛然的自它們的心底炸裂開來。

隨之炸裂的還有它們那碩大的腦袋。

然后它們的意識就完全的消散。

“撲通!”

龐大的狼尸倒地,尚未冷掉的身軀還在不斷的抽搐,失去了頭顱的脖頸處一股股殷紅的鮮血正在不斷的往外噴涌,強勁的壓力下,那股鮮血直接從二哈的頭頂越過將那兩只正在伸爪的黑狼給澆了個通透,之后很快便是將地面染紅。

“嗷……”

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兩只黑狼在呆愣了一瞬間之后,嗅到自己身上那原本是屬于同伴的鮮血眼眸立刻便是紅了起來。

看著那忽然變得激動了起來的二哈,它們也是明白,這人族就是為了二哈而來的。

想到這里,原本收斂的力道完全釋放,星力爆發之下,就要將二哈給直接拍死。

然而還不等它們的爪子往下按,林凡的身影便是再度出現在了它們面前。

“鏘!”

林凡的右手從肩頭落下,雙手一把將已經是迫不及待直立起來的二哈給抓起,哈哈笑著離開了這里。

在其身后,兩條黑狼轟然倒地,脖頸之上頭顱落地,還不等鮮血噴涌而出,就有著一青銅酒壺顯現,一片片光芒灑落,光芒散盡之后,那四條黑狼的尸體也是盡皆消失不見。

……

一道山洞之前。

“蕭兄弟,真的不等林兄了嗎?”

一群人跟隨著蕭鼎在山林之中不斷的穿梭著,這一條路卻是難走。

一行人不知道走了多少隱藏在山澗之中的小路,才是到了這里。

古河實在是有些忍不住的對著蕭鼎說道。

隊伍之中,聽到古河詢問,其余人也是不由自主的將目光轉移到了他們兩人的身上。

“就是啊…”“俺老大…”“到底是…”“干嘛…”“去了?”

磬石宗五兄弟也是不甘寂寞,出來表演了一下五人轉。

其余人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也是看向兩人。

蕭鼎掃了一眼周圍,此地,如今也只有寥寥十幾人而已。

但是這里的人莫不是天資強大,實力過人之輩。

不說古河,無憂這兩位兩閣傳人,就算是藍心兒,磬石宗五兄弟這些人也是各自勢力的頂尖人才。

就算是最次的楊清風也是不可多得的青年俊杰。

如今,這些人皆是圍攏在林凡的身邊,一涉及到林凡的問題更是關心的很。

就算是自己,若不是因為林凡的存在,就算是有著師傅的教導,也不可能這么快便是達到現在的境界。

這林凡兄,其身上當真是有著一股魔力!

感慨了一下,蕭鼎才是說道:“不用擔心林凡,他的實力深不可測,只是去辦一些私事而已,很快就會回來了?!?/p>

“我已經將這里的路線告知給了林凡,他辦完事之后就會過來了?!?/p>

……

喜歡帝臨星武請大家收藏:(www.9411788.com)帝臨星武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帝臨星武最新章節 - 帝臨星武全文閱讀 - 帝臨星武txt下載 - 鋒覺的全部小說 - 帝臨星武 筆下文學

猜你喜歡: 斗武乾坤、龍神邪少、神級魔主、霸武獨尊、這個地球有點兇、帝御山河、超級吞噬系統、逆劍狂神、神級升級系統、太古龍象訣、異界召喚之千古群雄、斗破蒼穹、焚天之怒、修羅帝尊、大道主、史上最強召喚王、重生八萬年、妖龍古帝、傲世九重天、隨身帶個狩獵空間、雪中悍刀行、詭秘之主、權國、超神大管家、龍血圣帝、神武戰王
完本推薦: 極品農門全文閱讀、重生七零帶萌娃全文閱讀、我的老公是特種兵全文閱讀、末世大回爐全文閱讀、恭喜您成功逃生全文閱讀、廢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囂張全文閱讀、表妹萬福全文閱讀、敗給喜歡全文閱讀、誤惹妖孽魔主全文閱讀、都市最強兵王全文閱讀、重生之錦繡嫡女全文閱讀、痞子術士全文閱讀、萬古天魔全文閱讀、將打臉進行到底全文閱讀、棄婦之盛世田園全文閱讀、絕世無雙:至尊小狂妻全文閱讀、萬象搜索器全文閱讀、焚天之怒全文閱讀、伴讀守則全文閱讀、狂徒修神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帝神通鑒、我的時空抽獎系統、超品小農民、極品全能狂少、浮光禍世、女配(快穿)、血精靈崛起、豪門重生之宋氏長媳、最強狙擊兵王、甜心特工:腹黑Boss輕輕撩、懶癌治愈法則、神醫棄女、穿越之富貴小錦鯉、天龍神主、總裁爹地,我媽咪超好吃哦!、夏寶傳Ⅲ、[綜英美]我還只是個孩子??!、我是傳奇BOSS、在作死路上狂奔的朕、西游之大娛樂家、醫統天下:魔尊,怕不怕、追求永生路迢迢、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低配版系統主神、異能小農民、諸天萬界神龍系統、廣告魔女錄、都市風水師、極品妖孽至尊、重生資本狂人

帝臨星武最新章節手機版 - 帝臨星武全文閱讀手機版 - 帝臨星武txt下載手機版 - 鋒覺的全部小說 - 帝臨星武 筆下文學移動版 - 筆下文學手機站

衢州| 七台河| 临汾| 日照| 鹤岗| 吴忠| 焦作| 淮北| 新余| 招远| 克拉玛依| 日照| 灌南| 烟台| 济源| 信阳| 澄迈| 鹤岗| 邢台| 温岭| 张家口| 香港香港| 金坛| 台北| 喀什| 白银| 泰兴| 安吉| 枣庄| 燕郊| 新疆乌鲁木齐| 大庆| 襄阳| 佛山| 潜江| 荆州| 迪庆| 柳州| 日喀则| 岳阳| 澄迈| 梧州| 益阳| 那曲| 桂林| 梧州| 无锡| 贺州| 新沂| 陕西西安| 白沙| 衢州| 通化| 朔州| 韶关| 宁国| 郴州| 日照| 东营| 陇南| 邳州| 长兴| 海东| 武夷山| 黔南| 连云港| 嘉峪关| 永州| 大连| 广西南宁| 大理| 恩施| 屯昌| 酒泉| 德宏| 吉安| 克拉玛依| 江门| 改则| 桓台| 聊城| 东台| 德清| 淮北| 兴安盟| 仁怀| 乳山| 山西太原| 衡阳| 台北| 嘉善| 象山| 安吉| 临汾| 景德镇| 呼伦贝尔| 淮安| 乌兰察布| 嘉峪关| 那曲| 吐鲁番| 咸宁| 白山| 鄂州| 宝应县| 安阳| 三沙| 东营| 日喀则| 邵阳| 日喀则| 陵水| 东阳| 安庆| 哈密| 巢湖| 五家渠| 铜仁| 克孜勒苏| 大连| 衡水| 辽阳| 海西| 山东青岛| 基隆| 临沧| 陇南| 丽江| 临沂| 抚州| 漳州| 德州| 鄢陵| 大同| 楚雄| 诸城| 鸡西| 林芝| 阜新| 陵水| 泰兴| 台山| 三河| 武安| 台州| 秦皇岛| 汕头| 吉林| 玉树| 抚顺| 安阳| 江门| 秦皇岛| 柳州| 惠州| 温州| 扬中| 四川成都| 汉川| 大丰| 克拉玛依| 鞍山| 南充| 常州| 高雄| 北海| 湖州| 桐乡| 四川成都| 仙桃| 柳州| 内蒙古呼和浩特| 海门| 营口| 东营| 深圳| 临汾| 启东| 哈密| 屯昌| 北海| 盐城| 通化| 吉林长春| 灌南| 甘南| 诸暨| 湘西| 铁岭| 丽江| 常州| 娄底| 忻州| 大庆| 承德| 郴州| 九江| 张北| 安岳| 濮阳| 贺州| 嘉善| 吐鲁番| 洛阳| 长兴| 寿光| 黄石| 海北| 湖州| 白银| 文昌| 宿州| 菏泽| 晋江| 福建福州| 普洱| 乌海| 阿坝| 平顶山| 铜陵| 涿州| 昭通| 瑞安| 平凉| 昌都| 新乡| 济源| 明港| 海拉尔| 如东| 黔东南| 滁州| 东营| 曲靖| 乐平| 伊春| 云南昆明| 文昌| 萍乡| 南京| 长治| 甘南| 永州| 迁安市| 昌吉| 百色| 宜昌| 澄迈| 阿拉善盟| 黄石| 昭通| 桂林| 阿拉善盟| 来宾| 海丰| 长兴| 韶关| 湖南长沙| 武安| 贺州| 北海| 许昌| 忻州| 简阳| 枣庄| 遂宁| 任丘| 黔西南| 台州| 双鸭山| 娄底| 邹平| 大庆| 阳江| 安岳| 仁怀| 泗阳| 眉山| 昆山| 绥化| 肥城| 马鞍山| 忻州| 辽宁沈阳| 梧州| 霍邱| 海拉尔| 松原| 灌云| 黔东南| 博尔塔拉| 单县| 伊犁| 滨州| 晋城| 忻州| 威海| 扬州| 东营| 武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