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cite><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ins id="d1lvx"><span id="d1lvx"><var id="d1lvx"></var></span></ins>
<cite id="d1lvx"></cite>
<ins id="d1lvx"><span id="d1lvx"><cite id="d1lvx"></cite></span></ins><var id="d1lvx"></var>
<var id="d1lvx"></var>
<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menuitem id="d1lvx"></menuitem></video></cite>
<var id="d1lvx"></var><var id="d1lvx"></var><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var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var>
<var id="d1lvx"></var><ins id="d1lvx"></ins>

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筆下文學 >> 鬼要我嫁給你 >> 第379章 遇見

大廳里,厲祖光夫婦望了木頭似的厲祖明,然后靜悄悄地躲進了房間,估計他們和厲祖明說些什么,他也聽不見的。

然而即便是回到了房間,他們好像也沒有辦法好好地溝通了,一想到今晚這番變故,各自心里都是心有戚戚的。

厲祖峰和于明月他們也不能靜悄悄地離開,畢竟這不是他們的住所,還是得和主人家道別的,厲祖光不在,他們只好和厲祖明說了。

“你也別想太多了,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們先回去了,不耽誤你休息了?!眳栕娣搴陀诿髟履憧纯次?,我看看你,最后還是由于明月開口。

但是厲祖明也沒有給出什么反應來,只是木然地坐在沙發上,好像在沉思,也好像在發呆,叫人猜不透。

“你怎么也不說話啊,這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全叫我一個人做了,你們倒好……”于明月見離開了大廳,忍不住埋怨了厲祖峰幾句。

“我的好老婆,我們家里就屬你嘴巴最厲害了,能者居之,你就別謙虛了,這是你應該做的,而且做得很好?!眳栕娣骞杂X地說道。

“我怎么聽著你像是在諷刺我啊?!庇诿髟路藗€白眼,她才不要做什么厲害的角色,“你說將來我們會不會也變成他們今天這個樣子?”

“不會?!眳栕娣鍞蒯斀罔F地說道。

家和萬事興,他才沒有膽量壞了多年來打造的良好家風呢。

“但愿吧?!庇诿髟聡@了一口氣,“你來開車吧,我心情不好?!?/p>

“可是我喝了點酒?!眳栕娣鍨殡y地說道。

“那算了,叫司機送我們回去吧?!庇诿髟逻B忙說道,借用一下他們的司機,反正他們應該也用不上了。

都散了,都散了,厲海芬獨自留在大廳里,不知道該往哪里去,也不知道該不該再留下來,她甚至想不到自己下一秒該做些什,想些什么。

厲妍艷,或許她該把厲妍艷給找回來,可是她對厲妍艷一無所知,那么朱寶盈呢,她對她也是一無所知。

這個陌生的城市,早已不再是她心中的故土了,沒了父母健在,他們不再是她的家人,而是親人,陌生至此的親人。

她卻是不知道就在厲妍艷離開沒多久,朱偉勤也跟了過去,他放心不下厲妍艷一個人離開,還如此的傷心。

而A市某公園里,許新遠聽到方麗悅和他說的話,傻眼了,厲海芬怎么會和厲耀楠扯上關系呢,從來沒有聽說過厲海芬是厲家的什么人啊。

“你確定你自己沒有搞錯嗎?”許新遠仍是不死心地問了一句。

“愛信不信?!狈禁悙倹]好氣地說道,“我已經盡力了,如果沒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話,那我就走一步了?!?/p>

“……”許新遠張了張嘴,有些不敢置信地望著那抹熟悉的身影,下意識地搖了搖頭,其實他剛才想說什么來著?

他只是想叫方麗悅幫忙去看看常歡喜最近過得好不好,可是好不好的,他比較希望自己能夠親眼看見。

現在他看到了,也不需要方麗悅幫忙了,所以也不攔著她離開了。

方麗悅見此便離開了,雖說還是有那么一點點舍不得,可她也不可能一輩子守在父母身邊,還有女兒身邊。

如果有來生的話,她還是會選擇能夠在他們身邊,盡她最大的努力幫助他們,守護著他們,一輩子。

而許新遠則是偷偷地跟在常歡喜身后,他有好久好久沒有看到過她了,看樣子她好像瘦了,頭發也剪了,可他還是認出她來了。

常歡喜之所以選擇這個時候回來,只是想著這個時間段是快餐店最為忙碌的時候,她應該不會遇見許新遠他們。

不止是許新遠,還有許念芝,還有喜慶里所有人,她統統都不想遇見,不想聽他們一遍又一遍的問她,問她為什么要和許新遠分手,勸她,勸她不要耍小性子,該珍惜這段感情的。

其實這么隱私的事情,常歡喜不明白他們怎么就那么的自然而然的問了,說了,好像他們是她身邊最為親近的人似的,一點都不把自己當外人看。

可他們只是和她在同一個地方生活了多年而已,除此之外他們也沒有什么別的交集了,而她也不喜歡拿別人的隱私敲開他們的小圈子。

常歡喜一直保持著警惕,所謂熟人,能躲就躲吧,她不想再說些什么了,也沒有辦法叫他們體會到自己的心情。

她想要發脾氣來著,可是她的脾氣總會在某個時候泄了,突然間就泄氣了,叫她閉緊了嘴巴,生怕自己最后一點氣息也會沒了。

喜慶里還是原來的那個喜慶里,她的家還在這里,她也沒有什么東西需要回來拿的,只是這些天,她都沒有給父母上過香了,也想家了,所以還是回來看看,收拾一下屋子里的東西什么的。

或許是這喜慶里太過于安靜了,安靜的叫她能夠分辨得出除了她自己的腳步聲外還有另外一個腳步聲。

這種安靜不是一點聲響也沒有的安靜,而是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的那種安靜,所以常歡喜感覺到了另外一個人的存在。

她下意識地回頭看了看,可是一個人都沒有,難道是她的錯覺嗎?

她的幻覺嚴重了?

可她卻是不覺得害怕,一點也不,這是她最為熟悉的地方,這里差不多就到家了。

許新遠在常歡喜回頭的剎那就已經躲了起來,在這喜慶里想要找個地方躲起來還是很容易的,那么多的巷子。

他沒有被常歡喜發現,許新遠不知道自己該是慶幸還是該是傷心。

他還是想著能夠被常歡喜看到的,哪怕她只是遠遠地看他一眼也好啊,他想要從她臉上得到自己不敢問的答案。

但是她沒有,只是停頓了一下,回頭了一下,然后就繼續往前走了。

可明明就是自己懦弱,沒敢去面對常歡喜,許新遠掙扎著,數秒之后才決定現身,但常歡喜已經走遠了,拐進了巷子里,只剩下常安在等著他。

應該是在等著他的,許新遠的心又慌了,原來他不僅僅是不敢面對常歡喜,就連是常安,他也不敢面對,是怕他對自己靈魂的拷問嗎?

喜歡鬼要我嫁給你請大家收藏:(www.9411788.com)鬼要我嫁給你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鬼要我嫁給你最新章節 - 鬼要我嫁給你全文閱讀 - 鬼要我嫁給你txt下載 - 月光流的全部小說 - 鬼要我嫁給你 筆下文學

猜你喜歡: 末日輪回[快穿]、棺人,別這樣、二十八樓電梯員、冥夫,深夜來、王牌探長坑妻忙、穿越之大宋女提刑官、拼婚之法醫獨占妙探妻、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破云、重生之帶著空間的宅男、軍少的妖妻、白伏詭話、月夜引魂燈、師兄他會讀心、在恐怖游戲里撩宿敵、男朋友又被鬼盯上了怎么破、死亡萬花筒、龍骨焚箱、冥公子、偷命、村野奇談、陰陽界之最強驅魔師、梵途手札:我的老板是鬼怪、傲嬌鬼夫夜夜襲、舊日女神、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完本推薦: 俗人回檔全文閱讀、恐怖女王[快穿]全文閱讀、婚寵:誘妻成癮全文閱讀、(穿書)黑蓮花攻略手冊全文閱讀、誤惹妖孽魔主全文閱讀、大道主全文閱讀、浴血兵魂全文閱讀、網游之修羅傳說全文閱讀、穿越永樂田園全文閱讀、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全文閱讀、情書只有風在聽全文閱讀、恭喜您成功逃生全文閱讀、快穿之我是大boss全文閱讀、重生之末日獨寵全文閱讀、和豪門總裁一起重生了全文閱讀、從零開始全文閱讀、一世盛歡:爆寵紈绔妃全文閱讀、重生之拯救大佬計劃全文閱讀、神道全文閱讀、農女的秀色田園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神武霸帝、造化之王、無敵從當皇帝開始、操作太騷會閃腰、萬界最牛群主、歐皇崛起、我不想逆天啊、聯盟之魔王系統、光在云那邊、一月一千萬零花錢、海賊之疾風劍豪、重生濟顛也修仙、?;ǖ男尴蓮娬?/a>、妙手千金、科技巫師、這個惡毒女配我當定了[快穿]、神圣羅馬帝國、快穿:女配,冷靜點、逆天小魔妃:帝君,咬一口!、盛唐小相公、細胞修神、重生異界當帝王、重生八零?;ㄜ娚?/a>、宋春歸、那年夏天,梔子花開、驚蟄、武傲九霄、重生一百次:前任那個渣、網游之百倍傷害、炮灰的無限反攻

鬼要我嫁給你最新章節手機版 - 鬼要我嫁給你全文閱讀手機版 - 鬼要我嫁給你txt下載手機版 - 月光流的全部小說 - 鬼要我嫁給你 筆下文學移動版 - 筆下文學手機站

吐鲁番| 眉山| 邹城| 宜都| 淄博| 潍坊| 阳春| 防城港| 阳江| 梧州| 大连| 溧阳| 台湾台湾| 眉山| 铜陵| 贵州贵阳| 榆林| 淮北| 株洲| 白沙| 屯昌| 绥化| 桓台| 东台| 伊犁| 安徽合肥| 新乡| 三亚| 清徐| 燕郊| 昌都| 东阳| 河北石家庄| 运城| 双鸭山| 自贡| 基隆| 七台河| 三亚| 保山| 瓦房店| 博罗| 石河子| 宜宾| 通辽| 眉山| 临猗| 图木舒克| 吉林| 天水| 泰安| 东莞| 金昌| 乐山| 四平| 临沂| 白城| 邹城| 酒泉| 正定| 伊春| 盐城| 淮安| 黑龙江哈尔滨| 顺德| 六盘水| 内江| 宿迁| 吉林| 赤峰| 淮北| 郴州| 宁波| 保山| 锡林郭勒| 黔西南| 茂名| 抚顺| 东方| 贵州贵阳| 辽源| 三亚| 随州| 莒县| 淮南| 南京| 惠东| 海拉尔| 新余| 吉安| 安岳| 阿拉尔| 定州| 六盘水| 天长| 吴忠| 库尔勒| 新余| 内江| 山西太原| 瑞安| 邳州| 泰安| 嘉善| 荆州| 阳春| 长垣| 蓬莱| 清远| 大连| 基隆| 广西南宁| 昭通| 鹤壁| 塔城| 曹县| 泰兴| 楚雄| 景德镇| 吉林长春| 招远| 青海西宁| 黄南| 白城| 固原| 大理| 建湖| 钦州| 姜堰| 泰兴| 宝鸡| 黄山| 鸡西| 灌云| 安庆| 潮州| 三河| 鄂州| 青州| 三亚| 三亚| 厦门| 厦门| 偃师| 安康| 抚州| 忻州| 林芝| 玉环| 辽阳| 济宁| 丹东| 松原| 张家口| 宝应县| 天长| 澳门澳门| 沛县| 长兴| 阿克苏| 巴中| 张掖| 鸡西| 烟台| 马鞍山| 金昌| 中卫| 攀枝花| 抚顺| 改则| 岳阳| 石嘴山| 牡丹江| 红河| 昌吉| 大丰| 怀化| 台南| 丹东| 菏泽| 聊城| 晋中| 贵州贵阳| 寿光| 阿克苏| 商洛| 海东| 玉环| 库尔勒| 本溪| 嘉善| 台南| 章丘| 来宾| 随州| 百色| 邵阳| 西藏拉萨| 阿拉尔| 抚顺| 双鸭山| 自贡| 衢州| 绵阳| 珠海| 儋州| 泰安| 金坛| 安岳| 海安| 溧阳| 雅安| 自贡| 燕郊| 阳泉| 辽源| 象山| 新沂| 滁州| 运城| 营口| 榆林| 鸡西| 宝应县| 朔州| 临沧| 阿拉尔| 五家渠| 潮州| 陕西西安| 海东| 莱州| 阳春| 三河| 任丘| 怒江| 洛阳| 东海| 三沙| 五指山| 茂名| 玉林| 武安| 瓦房店| 广饶| 衡阳| 蚌埠| 宜春| 澄迈| 桓台| 绵阳| 日喀则| 玉树| 珠海| 酒泉| 吐鲁番| 娄底| 温岭| 周口| 丽江| 枣庄| 西双版纳| 陕西西安| 文昌| 张家界| 黑龙江哈尔滨| 资阳| 宿迁| 来宾| 毕节| 河源| 章丘| 阿里| 池州| 桐乡| 海安| 金坛| 肇庆| 临沧| 随州| 蚌埠| 南阳| 建湖| 鹤岗| 临夏| 揭阳| 扬中| 蓬莱| 宜昌| 桐城| 自贡| 文山| 白银| 东莞| 三河| 抚顺| 天水| 庆阳| 朔州| 正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