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cite><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ins id="d1lvx"><span id="d1lvx"><var id="d1lvx"></var></span></ins>
<cite id="d1lvx"></cite>
<ins id="d1lvx"><span id="d1lvx"><cite id="d1lvx"></cite></span></ins><var id="d1lvx"></var>
<var id="d1lvx"></var>
<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menuitem id="d1lvx"></menuitem></video></cite>
<var id="d1lvx"></var><var id="d1lvx"></var><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var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var>
<var id="d1lvx"></var><ins id="d1lvx"></ins>

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筆下文學 >> 不朽劍神 >> 第291章 毫厘之差

第291章 毫厘之差

從焱氣勢洶洶的沖過來,交手的瞬間,卻被林弈一劍崩飛,口吐鮮血,滿臉愕然的倒飛出去。

“嘿!”

林弈一劍立威,卻根本沒給從焱喘息之機,上前踏步,手臂劃開一個半圈,掄起巨闕劍,藍色氣血升騰,劍氣縱橫,一招豎劈,直奔從焱身上斬去。

劍招不帶一點花俏,簡單至極,但配合巨闕劍,卻相得益彰,顯得威勢無雙。

兩兄弟心意相同,從焱這邊被林弈一劍擊潰,從淼立刻反應過來,祭出寒冰锏殺氣騰騰的向林弈砸來。

從淼此時也展示出金丹修士應有的眼力和應變,他這一招十分聰明,并沒有直接去攔截林弈的巨闕劍,而是選擇直接攻擊林弈。

從焱尚且擋不住林弈一劍,雖然里面有大意的因素,但從淼電光火石之間便推測出,他若去擋林弈這一劍,即便勉強能救下從焱,他也會受傷。

而從淼選擇攻擊林弈,看上去卻是最明智的舉動。

林弈若是劍招不變,繼續追擊從焱,他就會出現破綻,無暇他顧,將被從淼的寒冰锏一擊得手。

而林弈若是臨時變招,氣勢上便會削弱,這一劍的威力也必定會減退,從淼有把握能安然無恙的擋下來。

能爬到宗門核心弟子的位置,那都是數千人中的佼佼者,一旦收起輕視之心,哪個都不是易于之輩。

林弈的局勢頓時陷入被動,進退兩難,能看清場上局勢的眾多修士,無不為林弈捏一把汗。

林弈臨危不亂,神色從容,輕喝一聲,背后兩肋陡然迸發出兩團藍色光幕,輕輕顫抖,隱隱帶動著某種虛空中玄妙的大道。

劍翼!

劍翼出現,林弈速度暴漲,同時目光一動,心底默念道:“弈!”

從淼的寒冰锏出現了剎那間的停滯,加之林弈暴漲的速度,幾乎瞬息之間,林弈與寒冰锏擦身而過,差之毫厘,險之又險。

但就是這毫厘之差,卻讓林弈輕而易舉的擺脫了困局,重新掌控局勢,占據上風!

下面的修士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沈惜君眼中閃過一絲驚詫,輕聲道:“是運氣么?若是稍微慢一點,恐怕就是另一種局面了?!?/p>

武定云緩緩搖頭,沉聲道:“恐怕不是運氣,這人有點本事,以幻丹期修為便能壓制金丹中期的修士,不簡單。哦,對了,他那柄其貌不揚的巨劍,應該也不是凡物?!?/p>

沈惜君美眸飄向孟侖,柔聲道:“師兄怎么看?”

“其他的我倒是不在意,我在想,從淼的寒冰锏為何在關鍵時刻停滯了一下,雖然很短暫……但若是沒有這瞬間的停頓,木青躲不開這一锏!”孟侖瞇著雙眼,臉上帶著些許凝重。

三人互相對望一眼,均看出對方眼中的疑惑。

魄君宗這三人自持身份并未出手,但卻將林弈分析了個差不多。

戰局上千變萬化,誰都不清楚下一刻發生什么。

林弈接連釋放出兩張底牌才博得這難得的機會,瞬間氣勢大漲,長嘯一聲,劍勢不變,向已經受傷的從焱斬去。

從淼的寒冰锏落空,從焱只能獨自面對林弈這驚天一擊。

無奈之下,從焱只能再次撐起烈焰锏,勉強擋在身前,運起渾身的靈力,向林弈的巨闕劍迎去。

“當!”

又是一聲脆響。

緊接著從焱被林弈這一劍狠狠砸落地面上,激起一層厚重塵土。

從焱渾身疼痛難忍,筋骨欲裂,再次咳出一口鮮血,臉色煞白,眼中涌動著驚恐畏懼之色。

“嘶!”

浮空石下面響起一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眾修士看得目瞪口呆。

兩劍!

從雙方交手到現在,林弈一共只出了兩劍,卻將魄君宗的核心弟子打成重傷,幾乎喪失戰斗力。

“木師兄不愧是首席弟子,這兩劍當真斬出了首席弟子的威風!”

“是啊,確實厲害,木師兄再次給我們一次驚喜,別看人家只是幻丹期,卻壓著你金丹中期的修士揍!”

這個修士說完,還略有挑釁的看了看旁邊的破軍宗弟子。

破軍宗弟子輕哼道:“神氣什么,孟侖師兄他們三個都沒出手,一旦出手,肯定沒懸念!”

東方野見識過林弈劍刃風暴的威力,聞聽此言,悠然嘆息道:“確實沒懸念,不過誰輸誰贏就不一定了……”

林弈兩劍重傷從焱,間接破去這兩兄弟的合擊之術。

從淼寒冰锏與林弈擦身而過之后,還沒等反應過來,自己兄弟那邊已經被撂倒,無力再戰。

這種情況讓從淼生出手足無措之感。

原本他也是金丹修士,本不會淪落至此,只是林弈一時間表現的太過強勢,氣勢如虹,他自己根本沒把握去獨自面對。

兩兄弟修為相差無幾,但從焱上來被林弈兩劍砍得如同一灘爛泥,這兩劍也將從淼的信心徹底擊潰。

林弈微微側頭,目光炯炯的盯著拿著寒冰锏的從淼,嘴角上翹,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

但不知為何,從淼卻從心底升起一絲寒氣,只覺得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下意識的退后半步。

這半步一退,林弈眼前大亮,輕笑一聲,肩頭扛著巨闕劍直奔從淼襲去,大步流星,迅如閃電。

見到從淼這后退的半步,魄君宗三個修士同時心中暗嘆一聲:“從淼敗了!”

未戰膽先寒,本身實力就不是林弈對手,加之氣勢上弱了一大截,結局已經注定。

沈惜君美眸看著氣勢如虹的林弈,嬌笑一聲,道:“道友好手段,惜君一時技癢,便來湊個熱鬧?!?/p>

沒等林弈說話,沈惜君直接出手。

“咻咻咻!”

雙手微揚,沈惜君掌心中迸射出三道細若游絲的白光,若不是林弈神識強大,幾乎看不真切。

沈惜君的三道白光兵分兩路,有兩道去截斷林弈的劍勢,意在救下從淼,不至于后者被林弈一劍打傷,另一道則直接攻擊林弈的頭顱。

“三根銀針!”

銀針雖細小,但威力卻絲毫不減,反而更多了一份兇險。稍有大意,可能就會被趁虛而入。

而且沈惜君一出手就控制三件丹器,更顯示出她神識上的操控能力。

林弈目光凜然,將沈惜君的手段看個透徹。

這番金丹大成的出手,又要比從淼高了一個等級,不僅僅體現在戰術上,威力也上升許多。

這一次局面跟方才如出一轍,但出手相救的修士,卻換成了金丹大成修士。

下面眾多弟子目不轉睛的盯著浮空石上的交手,紛紛揣測林弈會如何應對。

喜歡不朽劍神請大家收藏:(www.9411788.com)不朽劍神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不朽劍神最新章節 - 不朽劍神全文閱讀 - 不朽劍神txt下載 - 雪滿弓刀的全部小說 - 不朽劍神 筆下文學

猜你喜歡: 都市無敵醫圣、劍來、無賴圣尊、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法象仙途、諸天紀、物理高材修仙記、我欲封天、一念永恒、最強農民混都市、焚天路、封神之召喚猛將、洪荒之證道永生、洪荒之石磯、大武俠輔助系統、三界紅包群、神話降臨、洪荒之影魔君、最強棄少、三寸人間、神道、楊過傳、一品修仙、道果、都市之萬界至尊、莽荒紀
完本推薦: 帝凰之神醫棄妃全文閱讀、誅仙全文閱讀、墨總的硬核小嬌妻全文閱讀、老身聊發少年狂全文閱讀、詭行天下全文閱讀、我的老公是特種兵全文閱讀、只許對我撒嬌全文閱讀、重生之末日獨寵全文閱讀、穿成男配他前妻[穿書]全文閱讀、小淚痣全文閱讀、女配又嬌又軟[穿書]全文閱讀、快穿炮灰逆襲全文閱讀、奸妃洗白指南(穿書)全文閱讀、重生之天才女將全文閱讀、星際雌蟲穿成鄉村哥兒全文閱讀、葉深時見鹿全文閱讀、都市最強兵王全文閱讀、修仙狂徒全文閱讀、我給男配送糖吃(快穿)全文閱讀、帶著道侶一塊穿[快穿]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開掛闖異界、都市陰陽師、我家宗主有點妖、你好,King先生、舌尖上的霍格沃茨、魅醫傾城:逆天寶寶腹黑爹、大唐第一敗家子、鴻漸于磐、笑傲仙緣、都市絕品仙醫、萬界之從巨蟒開始、我的親媽是白富美、紀少,你老婆超甜的、我不是天王、洪荒之證道永生、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甜婚蜜寵:季太子的初戀、電影世界幕后黑手、末日快樂、輪回樂園、超神道術、太古龍象訣、我的極品美女總裁、田園嬌寵:毒醫娘子山里漢、今天依然找錯了攻略對象[綜]、總裁大人,又又又吻我了、重生一百次:前任那個渣、妖龍古帝、九龍拉棺、萌狐悍妻

不朽劍神最新章節手機版 - 不朽劍神全文閱讀手機版 - 不朽劍神txt下載手機版 - 雪滿弓刀的全部小說 - 不朽劍神 筆下文學移動版 - 筆下文學手機站

肥城| 梅州| 辽阳| 上饶| 临沂| 雄安新区| 齐齐哈尔| 伊犁| 神木| 周口| 台湾台湾| 桂林| 德阳| 黔西南| 荣成| 宁波| 绥化| 阿克苏| 驻马店| 湛江| 乌海| 平潭| 象山| 甘肃兰州| 高密| 肇庆| 阿拉尔| 荣成| 凉山| 红河| 承德| 金坛| 铜陵| 萍乡| 新乡| 吉林| 宜都| 桐乡| 潜江| 济宁| 天长| 咸阳| 三亚| 中卫| 黄冈| 滁州| 潜江| 绥化| 百色| 贺州| 改则| 内江| 晋城| 吕梁| 河池| 昌吉| 枣庄| 德州| 潮州| 阿克苏| 安阳| 石狮| 阿勒泰| 章丘| 文山| 玉树| 阿勒泰| 燕郊| 随州| 泸州| 定安| 龙岩| 阿坝| 广饶| 余姚| 辽阳| 遂宁| 赣州| 郴州| 中卫| 白城| 灵宝| 瓦房店| 迪庆| 通化| 邢台| 东营| 霍邱| 开封| 长兴| 张北| 楚雄| 荆门| 商洛| 毕节| 七台河| 汉川| 咸阳| 孝感| 章丘| 日土| 昭通| 红河| 定州| 惠州| 鸡西| 武夷山| 和县| 赤峰| 启东| 遵义| 巴彦淖尔市| 辽宁沈阳| 天水| 万宁| 黄南| 日喀则| 永新| 德清| 益阳| 黄冈| 娄底| 日喀则| 东莞| 菏泽| 营口| 丹阳| 固原| 图木舒克| 焦作| 乐清| 普洱| 威海| 汕尾| 咸宁| 克拉玛依| 宁夏银川| 信阳| 阜阳| 淮南| 金坛| 济源| 黑龙江哈尔滨| 安阳| 湘西| 四平| 天门| 邢台| 焦作| 海宁| 阿勒泰| 咸阳| 顺德| 黔东南| 慈溪| 唐山| 安庆| 灌南| 周口| 安顺| 德清| 红河| 枣庄| 普洱| 阳泉| 丽江| 遵义| 绵阳| 江苏苏州| 沛县| 庄河| 山南| 宣城| 桓台| 乌兰察布| 台湾台湾| 菏泽| 衡阳| 黄山| 盐城| 丹东| 嘉善| 阜阳| 保亭| 临沧| 九江| 伊春| 吉安| 济源| 绥化| 日照| 江苏苏州| 中山| 沭阳| 高密| 莱芜| 汉川| 台山| 汉中| 广州| 莱州| 吐鲁番| 象山| 长治| 石狮| 单县| 恩施| 德清| 招远| 昌吉| 东方| 青州| 上饶| 克孜勒苏| 鞍山| 渭南| 梅州| 衡阳| 兴化| 陕西西安| 淄博| 义乌| 阿拉尔| 宜宾| 长兴| 大同| 泸州| 莱芜| 克拉玛依| 毕节| 内江| 玉树| 湘西| 内江| 镇江| 莱芜| 沧州| 喀什| 慈溪| 金华| 迪庆| 韶关| 泉州| 株洲| 楚雄| 石狮| 阿克苏| 云浮| 资阳| 濮阳| 宿迁| 大连| 兴安盟| 吕梁| 通辽| 金华| 玉环| 营口| 东方| 阜阳| 营口| 庄河| 启东| 秦皇岛| 临沧| 滕州| 伊犁| 诸城| 桓台| 偃师| 邯郸| 忻州| 长兴| 龙口| 如东| 南京| 珠海| 湖南长沙| 贵州贵阳| 博尔塔拉| 正定| 济南| 忻州| 邵阳| 博尔塔拉| 诸暨| 邳州| 吴忠| 灌云| 嘉兴| 沭阳| 白山| 琼中| 陕西西安| 衡水| 梅州| 聊城| 河源| 济源| 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