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cite><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ins id="d1lvx"><span id="d1lvx"><var id="d1lvx"></var></span></ins>
<cite id="d1lvx"></cite>
<ins id="d1lvx"><span id="d1lvx"><cite id="d1lvx"></cite></span></ins><var id="d1lvx"></var>
<var id="d1lvx"></var>
<cite id="d1lvx"><video id="d1lvx"><menuitem id="d1lvx"></menuitem></video></cite>
<var id="d1lvx"></var><var id="d1lvx"></var><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cite>
<cite id="d1lvx"><span id="d1lvx"></span></cite>
<cite id="d1lvx"></cite>
<var id="d1lvx"><video id="d1lvx"></video></var>
<var id="d1lvx"></var><ins id="d1lvx"></ins>

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筆下文學 >> 不朽劍神 >> 第192章 仙島來人

第192章 仙島來人

整個洞府內的氣氛變得有些怪異,林弈和木小妖各有所思,都沒有說話。

韓磊剛要打說話,多寶道人上前拉著他就向外走,邊走邊道:“愣頭青,你在這瞎摻合什么,咱們去研究尋寶大計。那個木小子,以后有機會再見?!?/p>

林弈目光微動,沉聲道:“好,胖子,韓兄,有緣再見?!?/p>

多寶道人拽著韓磊,片刻就消失在林弈的視線中。

林弈轉頭過,目光炯炯的盯著木小妖,輕聲道:“為什么?”

木小妖猶豫半響,嘆息道:“這次的劍冢之地跟以往不同,呆子,你還是別去了,就像胖道長所說,巨闕劍已經有主人了?!?/p>

林弈搖頭道:“據我所知,名劍通靈,劍冢之地還未開啟,巨闕劍怎么會已經認主?小妖精,你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木小妖撅了撅紅潤的嘴唇,道:“這些事情,我也是聽哥哥說的。據說這次劍冢之地開啟,四大皇族和三大宗門的傳人都不會參與?!?/p>

“哦?這是為何?”林弈微微皺眉,驚訝問道。

木小妖嘆道:“原因是有另一個勢力強勢介入,想要奪走巨闕劍,四大皇族和三大宗門是避免與他們爆發沖突,才叮囑傳人放棄去劍冢之地?!?/p>

林弈聽得迷糊,難掩心中震撼,追問道:“洪荒大陸還有這樣一股勢力,可以讓四大皇族和三大宗門同時避讓?”

木小妖點了點頭,櫻唇輕啟,吐出兩個字:“仙島!”

林弈倒吸一口冷氣,臉色微變,低聲道:“又是仙島!”

隨后他雙眼微瞇,露出思索之色,半響之后問道:“仙島究竟有什么來歷?難道島上真是全部都是仙人?”

木小妖緩緩道:“這些我也不清楚,哥哥從不對我提起。但是四大皇族和三大宗門,包括我們妖族似乎都對仙島的事情諱莫如深,只知道他們定期就會來到洪荒,挑選青年男女東渡回去?!?/p>

林弈突然想起當日在寂靜谷外和神棍的對話,看來東渡仙島的事情沒那么簡單。

林弈瞇著雙眼,再次問道:“仙島之人去劍冢之地,四大皇族和三大宗門為何讓傳人避讓?不避讓又怎樣?”

木小妖抿嘴道:“劍冢之地開啟,八荒名劍確實通靈,可自行擇主,但最重要的卻是能否有命將名劍帶走。百年前,承影劍被風族女子所獲,本身實力強悍,加上家族勢力龐大,無人敢動。但是五十年前,純鈞劍出世,就是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凝氣修士所獲,最終還不是被公孫皇族奪去。所以說,巨闕劍看似是憑借機緣,但最重要的還是修士背后的勢力?!?/p>

林弈面無表情的聽著木小妖說完這些話,淡淡的說道:“也就是說,若是我真能獲得巨闕劍,仙島之人就會殺了我奪劍,是么?”

木小妖默然不語。

林弈繼續說道:“洪荒大陸的幾個大勢力知道這種情況,為了避免宗門傳人與仙島之人發生沖突,所以才禁止他們去劍冢之地,是么?”

木小妖顯得有些局促不安,仍是沒有回答林弈。

“這些事情只有洪荒大陸的頂尖勢力才知道,所以洪荒大多數修士都不清楚情況,貿然闖入劍冢之地奪劍,就會面臨仙島之人無情的殺戮,是么?”

林弈接連問了三個問題,聲音極為平靜,但木小妖卻能感受到林弈內心深處的怒火。

木小妖沒有正面回答林弈,低聲道:“哥哥對我千叮萬囑,不要接觸仙島之人,也不要得罪他們,呆子,你……”

林弈莫名的笑了笑,低吟道:“仙島,仙島,呵呵。仙字拆開來不過是山中之人,仙島之人便要高人一等?可以恃強凌弱,為所欲為?”

林弈是個倔脾氣,越是這般蠻橫無理,他便越是要管一管。

“仙島……”林弈面無表情,緩緩道:“我對你越來越好奇,難得有機會遇到,錯過了豈不可惜?!?/p>

“呆子,你別去了,我擔心你。連四大皇族和三大宗門的傳人都避免和仙島之人沖突,你有何必去犯險奪劍?!蹦拘⊙齽竦?。

林弈搖搖頭,道:“小妖精,劍冢之地,我一定要去。先不說我答應了宗門所托,便是為了見見仙島之人,我也會去。更何況,劍冢之地中修士最高也不過筑基圓滿,憑我的手段,幾乎筑基期無敵,仙島之人能奈我何,你不必擔心我?!?/p>

“劍冢之地內還好,但是一旦你獲得巨闕劍后,才是真正危險的時候?;蛟S你在劍冢之地內,可以保住巨闕劍,但是到了外面,你可能面對的就是金丹修士,又或者元嬰大修士。名劍之爭的本質,根本就是洪荒各大勢力的角逐,你又何苦參與進去?!蹦拘⊙扑碾p眸中透著絲絲擔憂,嘆息道。

林弈靜立不語,心中卻沒有絲毫動搖。

這不是私人恩怨,這是一種理念信仰的沖突。

林弈絕不會因為旁人獲得巨闕劍便大開殺戒而奪劍,更不會看著仙島之人屠戮洪荒的修士而袖手旁觀。

木小妖也是知道林弈的性格,所以最開始不想跟他吐露實情,就是怕他為洪荒修士強行出頭,沖動犯險。

但林弈身上的這種品質,卻又深深地吸引著木小妖。

這看似極為矛盾的兩件事,在木小妖的心中反復糾纏。最終,她的眼神露出一絲堅定,握拳道:“好,呆子,我陪你一起去劍冢之地,我也見識見識仙島之人究竟生了什么三頭六臂!大不了,我們就鬧他個天翻地覆!”

林弈的臉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經過了幾天的調養生息,林弈和木小妖將身體的傷勢全部修復,狀態也調整到了最佳。

這天清晨,兩人走出洞府,相視而笑,開始向著劍冢之地的方向全力疾馳。

木小妖趁著偶爾休息時,跟一只看似普通的小鳥用妖族語言嘀哩咕嚕的一頓交談。

林弈一臉茫然,聽不懂她們的對話。

半響之后,那只小鳥撲騰撲騰的飛走,轉眼間消失不見。

林弈好奇之下,詢問了一番,木小妖卻只是含笑不語。

木小妖心中嘆息道:“得讓哥哥來幫忙,若呆子真拿到了巨闕劍,走出劍冢之地時,必定處在風口浪尖上,性命難保。唉,希望這一次不要出現意外啊?!?/p>

喜歡不朽劍神請大家收藏:(www.9411788.com)不朽劍神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不朽劍神最新章節 - 不朽劍神全文閱讀 - 不朽劍神txt下載 - 雪滿弓刀的全部小說 - 不朽劍神 筆下文學

猜你喜歡: 奶爸至尊、楊過傳、青玄道主、丈六金身、輪回修真訣、史上第一暴君、邪魅神修、莽荒紀、最強神醫混都市、都市之萬界至尊、三寸人間、永恒圣王、重生之魔教教主、武俠世界的慕容復、離天大圣、封神之余元、武俠BOSS之路、陪師姐修仙的日子、都市無敵醫圣、獨步仙塵、最強棄少、誅仙、諸天紀、我師叔是林正英、一念永恒、掠天記
完本推薦: 傾城絕寵:太子殿下太撩人全文閱讀、重生商女:妙手空間獵軍少全文閱讀、民國名流渣受全文閱讀、侯門風月全文閱讀、我不是大師[重生]全文閱讀、再世榮寵全文閱讀、成為首富女兒之后[娛樂圈]全文閱讀、引誘反派的正確方法全文閱讀、封神之余元全文閱讀、七零知青白月光全文閱讀、英雄聯盟之觀戰系統全文閱讀、一世盛歡:爆寵紈绔妃全文閱讀、嫡妻在上全文閱讀、帶著商場穿六零全文閱讀、秦皇全文閱讀、絕色毒師:一等巫蠱悍妃全文閱讀、綠了以后我重生了全文閱讀、更愛美人纖阿全文閱讀、冷王心尖寵:呆萌小兔妃全文閱讀、只許對我撒嬌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天網建筑師、絕品小神農、道家祖師、蒼穹九變、毒醫特工:邪君狂后、史上最強重生者、我是傳奇BOSS、都市修真醫圣、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耕農人家:山里漢,俏娘子、妖龍古帝、八零甜妻萌寶寶、洪荒之證道永生、重生野性時代、諸天萬界神龍系統、容修、全球首富、今天的我又是人質[綜漫]、我不是天王、和死對頭相親相愛[重生]、傾世盛寵:國民男神是前夫、我是女炮灰[快穿]、長生三千年、[綜]花丸神社建設中、最佳贅婿、一拳無敵、天命相師、豪門崛起:重生校園商女、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不朽劍神最新章節手機版 - 不朽劍神全文閱讀手機版 - 不朽劍神txt下載手機版 - 雪滿弓刀的全部小說 - 不朽劍神 筆下文學移動版 - 筆下文學手機站

来宾| 福建福州| 鹰潭| 文昌| 林芝| 定州| 诸城| 抚顺| 崇左| 新疆乌鲁木齐| 乌兰察布| 赣州| 怒江| 招远| 咸阳| 昌吉| 西藏拉萨| 嘉兴| 抚州| 吉林| 衡阳| 济南| 浙江杭州| 章丘| 姜堰| 晋中| 那曲| 基隆| 库尔勒| 林芝| 库尔勒| 溧阳| 安岳| 安吉| 巴音郭楞| 克拉玛依| 安康| 六安| 烟台| 泉州| 南充| 青州| 台中| 新沂| 镇江| 台中| 陵水| 黄南| 平潭| 鸡西| 广州| 济源| 菏泽| 毕节| 牡丹江| 济宁| 酒泉| 淮南| 海西| 济源| 台山| 乐山| 山东青岛| 靖江| 玉树| 抚顺| 海宁| 赣州| 济南| 广汉| 怀化| 临汾| 辽宁沈阳| 新乡| 昌吉| 琼海| 和田| 莆田| 河北石家庄| 来宾| 厦门| 松原| 湛江| 淮安| 张掖| 石嘴山| 三亚| 大同| 南充| 益阳| 文山| 曲靖| 邹城| 灵宝| 永新| 梅州| 大同| 三门峡| 项城| 自贡| 曹县| 鄂尔多斯| 韶关| 塔城| 桐城| 玉树| 淮南| 荣成| 漳州| 湖州| 益阳| 大理| 福建福州| 海西| 灵宝| 长垣| 淮安| 茂名| 昌都| 张家界| 灌南| 台山| 天门| 无锡| 怒江| 滨州| 安徽合肥| 阜阳| 珠海| 铜陵| 榆林| 广安| 洛阳| 温州| 台州| 达州| 商丘| 醴陵| 吴忠| 单县| 朔州| 固原| 南通| 钦州| 曲靖| 大兴安岭| 江门| 文山| 杞县| 营口| 江苏苏州| 和田| 商洛| 丹阳| 大丰| 延边| 台北| 西双版纳| 博罗| 沛县| 长兴| 贵州贵阳| 灌云| 如皋| 晋中| 台州| 琼中| 琼海| 安顺| 嘉善| 孝感| 通化| 潜江| 阿拉善盟| 商洛| 晋江| 乌海| 上饶| 汕头| 灌云| 天门| 瓦房店| 曹县| 齐齐哈尔| 五家渠| 吐鲁番| 果洛| 庆阳| 安岳| 萍乡| 临夏| 百色| 赤峰| 龙口| 潮州| 舟山| 永新| 九江| 霍邱| 乐山| 江苏苏州| 海西| 邢台| 商洛| 新沂| 随州| 宜昌| 宁波| 荆门| 灵宝| 白城| 河源| 陕西西安| 南安| 襄阳| 绵阳| 保定| 珠海| 泰州| 齐齐哈尔| 仙桃| 淄博| 资阳| 白山| 凉山| 黑河| 扬州| 中山| 海北| 海拉尔| 黔南| 泸州| 山东青岛| 吉林| 滨州| 吉林长春| 鄢陵| 唐山| 云南昆明| 高密| 聊城| 石河子| 寿光| 遂宁| 桂林| 临汾| 贵州贵阳| 漯河| 鸡西| 博尔塔拉| 泸州| 中山| 克孜勒苏| 淄博| 湖州| 曲靖| 辽阳| 晋江| 德州| 乌兰察布| 克拉玛依| 五家渠| 百色| 咸阳| 保定| 基隆| 乐山| 玉环| 潜江| 黔南| 邳州| 屯昌| 东阳| 永新| 乌兰察布| 瓦房店| 乐清| 改则| 四川成都| 青州| 克孜勒苏| 平顶山| 溧阳| 日照| 潍坊| 黄石| 阿勒泰| 厦门| 清徐| 库尔勒| 乌兰察布| 德阳| 临夏| 东阳| 无锡| 阿拉尔| 廊坊| 武安| 咸阳| 玉林|